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

作者: 时间:2020-06-14奥秘联盟827人已围观

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不法集团招学生骗捐款激励营假行善

(槟城18日讯)槟州福利、爱心社会及环境委员会主席彭文宝揭露,有不法集团趁学校假期假借举办激励营招收学生为名,实际却利用学生到银行或巴剎募捐诈骗敛财。

他说,学生会被告知,那是激励营的挑战之一。一般组成三五人,打着帮助老人院、孤儿院或残障中心向民众募捐。民众看到募款的是学生,通常会卸下心防捐钱,让诈骗集团得逞。某些团体也会自称是为某个穷苦病人筹款。这些诈骗者会不断改变地方及换名称,行蹤难以掌握。 

受害者没报案难根治

彭文宝说,冒用慈善团体诈骗的集团,早在槟威两地行骗多年,但碍于没有受害者报案,问题无法根治。

“很多人因觉得结缘难得,所以不论真假,只要有人上前都会掏钱捐助。加上捐款只是5或10令吉,因此一般人不会放在心上。”他说,诈骗集团就是看準北马市民富爱心的情况,甚至在学校假期举办激励营招收学生,再以活动要求学生到银行或巴剎募捐行骗。

学生募款民众卸心防

彭文宝说,虽然报章一再报导这类诈骗新闻,但依旧有人受骗。最棘手的是,大部分受害者都因为爱面子而不愿报警。他建议欲捐款的民众,直接把款项捐给慈善机构。

北马最近频频发生非法集团向民众诈骗敛财的案件;在上週有一名19岁青年假借建庙名义,在北海拉惹乌达募款行骗而被市民揭穿,这名青年最后也换来义愤填膺的市民围殴,最后将他交由警方处理。

《》从今年6月至12月14日,前后报导超过200宗各类诈骗新闻,其中冒名慈善团体名义或利用民众善心来诈骗的新闻就多达23宗。

不法之徒也利用脸书或社交媒体的便利,冒用慈善团体筹款;今年6月,就有诈骗分子利用男童刘锦鸿生病的报导,在网上发动筹款运动,从中诈财。

也有佯装慈善组织代表的骗子,走在街上义卖钢笔或纪念品骗取民众同情心。

福利局无权发执照

槟州福利局主任赛益在接受访问时指出,许多骗子会向民众出示各州福利局的筹款授权书,以骗取民众的信任再卖出钢笔或纪念品。

“各州福利局无权发出授权书或执照,所以欲筹款的团体都是向警方申请执照,并由警方管理。我们也没执法权,只能在收到投诉后前往调查,再将结果呈报警方。”

他补充,许多利用“慈善团体”筹款者都会谎称来自外州,公众必须醒觉,只有获得由槟州警方发出的筹款执照者,才能在槟州筹款。

处理无数诈骗案  魏木荣也上当

马华槟州公共服务及投诉局主任魏木荣曾处理过无数宗的诈骗案,但本身也曾被骗,可见诈骗手法高深莫测也变化多端。

“有一次我在机场遇到一对自称来自中国的母子,他们告诉我说遗失了信用卡,叫我借200令吉给他们回国。当时因赶飞机又基于对方和我同姓,就把钱给了他们。”

他说,当时他没多想,但回过神后却发现2人快速离开,才惊觉受骗了。

马华槟州秘书陈协成坦言,许多民众或许认为自己不易受骗,但一旦掉以轻心就会中陷阱。有关当局应多举办醒觉运动,教育局也应将防範诈骗纳入小学公民课中,才能减少诈骗案发生。

此外,经常处理诈骗案的槟州民政党副主席胡栋强说,他在去年5月也曾遭不法之徒冒充,在社交媒体发动筹集旧衣物活动。

他说,民众唯有时时警惕才能识破诈骗。如今许多骗子在脸书或WhatsApp窜改募款银行帐号浑水摸鱼。他呼吁民众通过阅报来证实募款消息和捐款方式。

禁筹款箱售东西募款

七里香联谊会善爱之家是近几年崛起的活跃慈善组织;总务许国川坦言,该组织不曾申请准证,惟该组织坚持,每年须至少符合社团注册局的规定,呈交完整的财务报告、召开会员大会交代所有的活动项目,并获得会员们的同意。

他说,社团注册局有条款阐明,凡向该局注册的社团都获该局授权筹款。但其实对外筹款还必须向警方和财政部申请,才称得上完整。 

“实申请手续很是複杂,除需呈交很多资料外,也需把受益者的病例、医药报告及社团准证等呈上,还包括参与个案处理者另呈一封信。

“这些工作很费精神且不容易,一般从申请到批准至少需2至3週,但治病是不能等的。”

他说,在社团注册局的授权规定中,团体不允许使用筹款箱或公开售卖东西募款,唯一的筹款方式就是从善心人士手中接获捐款后发出收据。

他说,目前该组织仍採用最传统的方款筹款,包括获得当事人授权募款、让善心人士了解受益者进展,接获捐款并发出收据。

对外筹款须申请准证

投身槟岛数个街区理事会的拿督李永光指出,一般上筹款活动分2大类,即对外公开筹款及会员内部筹款。

目前为槟城义福街、万安台及烟筒路庆赞中元理事会财政的他说,为防止骗子利用社团名义,该会的对外筹款都需向财政部申请准证,只有内部筹款不需申请执照。

他坦言,本身基于各种因素不曾向财政部申请执照。一般涉及筹款的活动包括拓建和维修建筑、筹募活动基金和慈善公益。当然也有特殊情况,如最近许多社团为水灾灾民筹款。

他说,一些组织也尝试将筹款方式改成售卖餐券方法,以免去申请准证的麻烦。虽然没依法法律,但他坚持各组织须保持廉洁,透明化筹款项目,最重要就是将账目交代清楚。

他说,社团组织不愿申请主要是因为程序太过複杂且必须耗费很多时间。除需马来文书信,每个个案都须另呈报账目以及稽查报告,甚至还须针对个案另开设一个银行户头。

“一些团体如佛义洗肾中心也常年需要筹款,他们也绝不可能每个活动都申请准证。”

他劝诫善心人士,在热心公益之际必须清楚了解筹款组织的背景,并且在捐款后领取收据以作日后参考。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