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学者: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

作者: 时间:2020-06-16生科专业350人已围观

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学者: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


香港的抗议示威已经进入第五个月,暴力活动也在升级。香港亲北京议员认为,随着《禁蒙面法》等一系列措施的推出,假以时日,香港局势有望平复。香港民主派议员说,北京仍然不想“政治问题政治解决”,抗争只会不断延续。观察人士说,即便中共在某种程度上控制着香港的局势,但是,示威活动已经改变了曾经以“经济动物”着称的香港人的政治DNA,北京与香港抗议者的博弈将是一场长期的战斗。

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

因《逃犯条例》的修改而引发的香港抗议活动已经持续了五个月,最近一个月以来,暴力活动在加剧。为了控制局面,香港政府10月五日开始实施《禁蒙面法》等其他措施,希望平息香港的局势。

但是,《禁蒙面法》的推出引发更为激烈的抗议。10月4日,有大约1000人抗议《禁蒙面规例》。香港亲北京议员认为,假以时日,民众会逐渐接受这样的法律,而且局势也有望平息。

10月10日,香港立法会建制派议员兼行政会议成员叶刘淑仪(Regina Ip)接受美国之音的专访时说:“首先,香港政府并不期待一项规例就能结束这场为期四个月的暴乱。你需要其他的辅助措施。第二,我们预期人们会花些时间来适应新规定,即使是禁烟规定,在餐厅和其他公共场合禁止吸烟,在生效之后,许多人还呼吁进行司法覆议,甚至要制裁当时的特首曾荫权,香港政府在那项法例最初的几年所採取的实际司法起诉行动相当有限,但后来人们逐渐适应,现在你看,很少人违反那项法律。”

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学者: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
香港建制派议员、前保安局长叶刘淑仪接受美国之音採访。()

叶刘淑仪是支持北京的香港新民党主席,曾任香港保安局局长。她说,过去四个月来许多犯罪行为都是由蒙面者进行的。在《禁蒙面规例》正式生效后,参与抗议《禁蒙面规例》的抗议者都是真正铁杆的暴徒。她认为,香港的抗议已非一般公民抗议,性质已接近恐怖主义。

她说:“自6月9日抗议活动开始的第一天,他们总是以和平开场,随后快速的恶化发展成阻路、纵火、攻击立法会,和愈来愈多的砸毁店家、亲中企业、餐厅、星巴克、设置路障,令周边无辜居民感到恐慌。这不再是普通的公民抗议,开始具有相当玩世不恭和邪恶的性质,接近恐怖主义了。”

叶刘淑仪并不是首位使用“恐怖主义”说法形容抗议活动的人。两个多月前,中国港澳办发言人就指称,香港“激进示威者”已“开始出现恐怖主义苗头”。

香港立法会民主派议员、民主党主席胡志伟(Wu Chi-wai)10月18日对美国之音表示,“恐怖主义”标籤是一种“抹黑”。

他说:“这是一种抹黑,并且是转移视线的策略,一方面掩饰政府推动‘送中条例'的政治错误,另一方面掩饰政府未有回应‘五大诉求’,未能让香港社会重回正轨的政治责任。”

不过,建制派领袖人物叶刘淑仪认为,随着《禁止蒙面规例》等一系列执法措施的推出,目前香港抗议的人数已经大幅下降。

她对美国之音说:“说到所谓‘和理非’示威者的人数,那些是真正的和平示威者,他们的人数大幅下降了。……我认为和平参加示威的人数已经降低很多了。”

一些和平示威者为这些攻击性行为辩护。他们说,香港政府继续无视人们的意愿,这些行为是出于无奈。有示威者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表示,“如果和平示威不能对政府产生更多影响,那暴力就可能是不可避免的了。”

不过,叶刘淑仪认为,随着《禁蒙面法》等一系列行动的推出,目前香港抗议的人数已经大幅下降。她说:“说到所谓‘和理非’示威者的人数,那些是真正的和平示威者,他们的人数大幅下降了。……我认为和平参加示威的人数已经降低很多了。当然,你不能只依赖执法系统来控制局势,你需要两只手,一只手是执法,而另一只则是沟通、与民众接触,努力恢复人们对政府的信心。而我们的特首也正在试图这幺做。”

香港学者: 局势朝着有利北京的方向发展

除了推出《禁蒙面法》外,香港警方也加强了对抗议者的逮捕力度。自6月以来,已经有2000多名抗议者因参与反政府示威或相关的活动被捕,其中750名是18岁以下的青少年。

香港时事评论员,香港中文大学客座教授林和立(Willy Lam)最近在华盛顿的一次研讨会上说,北京授意香港政府通过推行“严刑峻法”来解决问题。他认为,这些“严刑峻法”的实施,已经让局势朝有利于北京的方向发展。

他说:“我相信最近一两个月的发展是朝着对中国有利的方向的。这意味着在失去了前一两个月的宝贵时间后,中国领导层终于抓住了机会。儘管习近平多次说,他不会动用驻港部队,但是,他成功地将广东的武装警察部署到了香港,超过一千多人。现在他们又在策划大规模逮捕香港的抗议领导人。”

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学者: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
资料照片: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

他补充说,这样的事态发展并不有利于香港大部分的民众。

林和立甚至认为,香港的警察与黑(匪)帮的合作越来越紧密,北京雇佣的职业肇事者进行暴力活动等,目的一方面为政府的进一步镇压製造藉口,另一方面,也借此分化香港社会,让一部分人反对另一部分人。

他还认为,习近平不动用军队,也不妥协,是因为习近平自信地认为,香港的经济依赖内地,他有“足够其他牌”可以平复香港局面。

林和立所说的北京派遣一千广东武警进入香港协助港警的说法不能得到官方的确认,甚至香港民主派人士也表示无法确认。但是,香港媒体表示,他们曾记录到有执勤的港警说普通话,而不是香港警察一般会使用的粤语。香港越来越紧密的警察与黑帮的配合或是合作也无从证实,但是观察人士说,应该能观察到类似的情况。

香港学者:抗议者的勇敢改变了香港政治的DNA

不过,林和立说,局势的发展虽然有利于北京,但这并不表示北京和港府以及抗议者的博弈已经接近尾声,即便是示威人群日渐减少。他还指出,即便是北京暂时可能控制了局面,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们可以将“魔鬼重新放入瓶子中,因为抗议活动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DNA。

他说:“远没有到结束的时候,战斗还没有结束,因为抗议者的勇敢的行动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DNA。 ”

他解释说,直到最近,大部分香港人都被认为是“经济动物”,只关心自己的生活水準。如果不满意现状,香港人就会向美、加、澳移民,但是现在因为抗议者做出的牺牲,他们成功改变了香港民众的政治的思维。

他举例说,过去如果有人因为在脸书上发表主张香港独立的言论被政府取消选举资格后,没有人会说话,但是现在不同,同样的事件,会导致七、八万人会走上街头,抗议政府的不公正。所以,这将是“一场长期的战斗”。

林和立认为,香港11月的区议会选举可能会是人心的风向标。包括香港雨伞运动青年领袖、这次反送中运动的积极参与者黄之锋在内的抗议者宣布参加区议会的选举。到现在为止,至少三名拟参选香港区议会的候选人,被政府有关部门要求解释政治立场。

香港政府规定,如果有明确的港独立场,就会被取消参选资格。林和立担心,港府可能还会以此为由取消参选的民主派候选人的资格。

香港民主派议员: 北京至今不想“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Wu Chi-wai)在接受美国之音採访时认为,北京到目前为止,仍然不想“政治问题政治解决”

他说:“目前一刻,北京仍然不想 “政治问题政治解决”。北京仍然尝试利用内地镇压人民的手段,用于香港。不过,由于香港的发展及其他环境与内地有别,因此国内的手段未能应对香港的情况,抗争只会不断延续。”

亲北京议员:香港局势有望平息,学者:抗议已经改变了香港政治的
香港民主党主席胡志伟接受媒体採访。()

胡志伟还认为,虽然到目前为止,仍然没有出现派解放军出兵的局面,但是,并不能排除解放军出兵的情况。

他告诉美国之音:“不会排除解放军出兵的情况。根据国内的经验,假如未能镇压示威者,北京会派遣解放军镇压抗议者。事实上,由于香港制度仍然有别国内,就算香港使用严刑峻法,亦未能与国内相提并论。因此,任何人都不能排除解放军出兵的情况。”

根据国内的经验,假如未能镇压示威者,北京会派遣解放军镇压抗议者。事实上,由于香港制度仍然有别国内,就算香港使用严刑峻法,亦未能与国内相提并论。因此,任何人都不能排除解放军出兵的情况。”

在被问到她是否认为中国会武力干预香港时,新民党主席叶刘淑仪相信,港府使用紧急法足以应对局面。当局颁布的《禁止蒙面规例》就是引用了英国殖民地时期的《紧急情况规例条例》。

她说:“我认为我们都希望仅用我们自己的执法体系和立法资源来化解当前的危机。运用紧急法的权力符合这样的情况。《紧急情况规例条例》是我们立法的一部分,它写在我们的法规中,是我们法定法律体系的一部分。我认为我们可以利用,继续利用这个紧急条例来制定新的规例来应对任何新的形势发展。”

用经济手段解决政治问题是对香港真正问题的误读

除了“严刑峻法”外,北京和港府还试图用经济手段来解决香港的问题。

香港特首林郑月娥在10月16日的施政报告中表示要解决社会所关心的住房和土地问题。她认为,“房屋是香港社会目前面对最严峻的民生问题,也是部分民怨的根源。”

9月,北京政府要求中国大型国企加强在香港的投资,为香港市民创造就业机会、并稳定金融市场。但也有报导说,北京实际上要求这些企业加强对港企的投资,拥有更多控制权。8月份。香港政府还公布超过20亿美元的经济刺激计画。

叶刘淑仪说:“当然,你不能只依赖执法系统来控制局势,你需要两只手,一只手是执法,而另一只则是沟通、与民众接触,努力恢复人们对政府的信心。而我们的特首也正在试图这幺做。”

香港时事评论员林和立说,北京对香港的更长期战略,包括向香港迁入大陆新移民,并加强香港中小学的国民教育等。

但是,林和立认为,北京和香港政府误读了香港问题的真正所在。

他对美国之音说:“中国宣称香港的真正问题是年轻人很难找到好的工作,很难买房子。他们认为如果可以提供更多的就业以及更廉价的房子就可以解决香港年轻人的问题。他们想,如果年轻人的经济梦想实现了,他们就不会要求民主了,这是对局势的误读。因为香港年轻人真的希望在他们的有生之年看到民主。邓小平承诺香港制度50年不变,延续到2047年,2047真的不是那幺遥远。”

香港抗议民众提出的“五大诉求”并不包括经济诉求。目前的“五大诉求”是:正式撤回《逃犯条例》修例、撤销“暴动”定性、撤销对抗议者的检控、独立调查员警暴力和落实特首与立法会议员真普选。9月初,林郑月娥被迫宣布撤回修例,但抗议者坚持“五大诉求,缺一不可”。随着《禁蒙面法》的推行,抗议者增加了另一项诉求:解散警队。

年轻活动人士黄之锋在自己的推特中说,香港的这场抗议是有关2047年之后的香港未来的。他写道:“世界只需要知道一点。香港的事件超越了条列“反送中”、超越了林郑,甚至超越了民主。虽然这些都很重要。这是关于2047后的香港未来的,关于我们这一代的未来的。”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