嫁到印度当人妻:水土不服也要为爱忍下去!

作者: 时间:2020-07-02奥秘联盟936人已围观

很多北印人没有吹头髮的习惯。也不是不能理解,许多人天生自然捲,毛量多又粗,洗完头直接抹油绑辫子、绑马尾,加上天气炎热乾燥,很快就乾。可是姐姐我不是这种髮质呀!

自从出生时美丽的护士姐姐往我有弹力的屁股上一拍,确认我活着后,我就注定是个少毛人。据我妈的养儿回忆录记载,我到三岁都还没有头髮,是倾全身之力灌注头顶,才长出些许烦恼丝来,根根长得皆辛苦。我对我的烦恼丝向来是温柔以待,每次洗完头都要轻拍乾净,再细细吹乾。

三千烦恼丝

刚来印度时水土不服狂掉头髮,空气乾燥让髮质变粗,吹完头髮地上总是满满头髮尸体,我伤心得差点想厚葬这些战死的头毛,但天性喜欢人家在吃米粉你在喊烧的印度人却说:「一定、一定是因为妳用了吹风机才会掉头髮!」「妳今天用了吹风机吧!地上好多头髮。」一天多次念得我差点得神经病,三千烦恼丝,我越掉越烦恼。家里女佣扫地时,会拿着地上我掉的头髮向婆婆抱怨(可以做好妳的工作吗?),意图转移焦点,达到偷懒不扫地的目的。

后来被念到受不了,为了让他们闭嘴,我某次不吹头髮坐在阳台让头髮自然乾,乾燥空气混合纯天然无添加的沙子,头髮直接蓬成只鬆狮,又乾又硬,梳也梳不开,非常痛苦。尔后,胖爷家人觉得这样也不是个办法,我本人也不好意思告诉他们我真正掉髮的原因,是水土不服、空气污染、五内郁结,及心情焦躁所致。总不能住在人家家里,还告诉人家:「住你家我本人压力很大。」

胖爷家人带我到附近的医院花了一千五百卢比挂号,一进到诊疗室,劈头告诉医生:「医生,她秃头严重啦,一定是用吹风机的关係,你快告诉她吹风机不是好东西!」

医生摸摸我的头髮,疑惑地说:「她没有秃头啊,可能是水土不服而已,用吹风机没关係,不是掉髮的主因。」接着处方了落建给我,让我一天多次擦头皮。

稍晚时分,当胖爷在我头顶细细擦上落建时,我幽幽地说:「我从来没想过,我会在25岁的时候就要擦落建。」

「我也没想过,我会在二十八岁的时候就要帮我女朋友擦落建。」胖爷慢条斯理地回答。

量身定制

胖妈说我来印度正是时候,印度的节庆期开始了,象神节(Genash Chadurthi)、德萨拉节(Dusshara)、排灯节(Diwali)、结婚季都即将开始。他们要帮我做身新衣服。

印度服饰的魅力举世闻名,最主要分为莎丽(Sari/Saree),长短不一的套装(Suits),以及兰咖婚纱(Lehenga Choli)。

一件完整的莎丽,由短上衣(Blouse)、莎丽(Sari)与衬裙(Petikot)组成,莎丽布长度约六到九尺,两侧有滚边,布上有刺绣,先以一部分裹住腰部,成筒状后接着折出九个折饰,将其上端塞入腰间衬裙内固定,最基本的穿法是将莎丽末端妥善折好,披挂固定于左肩上。而北印最常见的穿法是将莎丽末端散开披挂,也就是将莎丽最美的部分披挂在左肩上,此部分称为肩披(Palla),使其自然垂放,华丽莎丽滚边披在左手腕上,展现莎丽布料美丽的设计图案。

套装( Shalwar kameez),从前为旁遮普邦的传统服饰,成为现今印度女子最常穿的三件式套装,也称为旁遮比装。三件式套装包含上衣、裤子及围巾。上衣被称作库塔(Kurta)或库缇(Kurti),裤子依质料及设计分为蛇裤(Churidar)、灯笼裤(patialapants)、束踝裤(Dhoti Salwaar),围巾为Dupatta。其中安娜卡丽套装(Anarkali Suits)指的是腰线高的A字裙摆,长及脚踝,可当洋装的套装 。

今天他们要用胖妈的旧莎丽转製成安娜卡丽,虽然说是旧莎丽,其实印度人的高价莎丽都不会穿太多次,每个场合都不能重複,直接导致衣橱与丈夫脑袋爆炸,乾扁的只有荷包而已。

由于服饰订製需求量大,裁缝到处都是,比便利商店还多,手艺参差不齐,收费也看裁缝的地点与手艺而有很大的不同。今天我们去的是嫂嫂特别喜欢的一家裁缝店,位于一栋看似废弃的三层大楼里,灰黄的墙砖、角落洋溢着浓厚的尿骚味,墙壁喷满槟榔渣与痰,一股难以言喻的臭味瞬间盖住我鼻子。我们搭着老旧电梯到二楼,一进店里先看到一位胖女士坐在里头,看到我们只是轻微点头,嫂嫂熟门熟路的跟她打招呼表明来意。五、六坪大的店里,两旁衣架挂满客人定做的衣裳,门前两具模特儿姿势各异,一具穿着改良式墨绿莎丽,一具穿着马卡龙粉红连身长裙。

胖女士挑了几件安娜卡丽的款式让我参考,但我的想法不重要,主要还是胖妈与胖嫂决定。胖女士也很会看脸色,知道我不是做主的人之后,就不再理睬我,只是让她手下的裁缝量我的尺寸。像这样有点规模的裁缝店,由胖女士为首,负责公关部分,真正製衣工作都是她手下的裁缝来做,她只需每个月付给这些裁缝一定薪水即可。而一件莎丽的短上衣,不需特殊设计的话,製作费从500到2,000卢比皆有。你看她多赚。

订製衣服刚做好时,必须试穿一次,确认尺寸符合后再做最后修改。去试衣服的时候,我发现这件安娜卡丽居然是从背部镂空到腰部。基于这个城市在女性安全的名声不太好,我便问了:「这衣服背会不会开的太低了?穿出门不太适合吧?」

「台湾应该是个很落后保守的国家,居然连露背都不敢。」胖裁缝惋惜地对胖妈说。

乱讲!我们不知道有多先进多开发!你才落后,你全家都落后!

隐私权是个屁

胖家人没有敲门习惯,扭开门把就直接进房间,里面的人有没有準备好不在考虑範围之内,真是个跟着感觉走的家庭(张惠妹请接着唱)。但在沟通多次之后,胖妈终于学会拍门,力道大约类似警察临检小宾馆,把里头的人逼得连内裤都没穿就直接冲出来这样。

起初我很不习惯,换衣服换到一半胖妈开门进来问我早餐想吃什幺,关房门享受一个人的时光顺便偷吃海鲜泡麵时,胖爸开门进来跟胖爷聊天,我被迫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泡麵吞进肚子里。

下班回家,发现房间的书柜被整理过了,胖爸笑嘻嘻地进来房间,不无骄傲地说:

「我今天把书柜整理过了,是不是看起来整齐又有秩序呢?我跟妳说,这个我改到这里,那个东西我放这里……」

整理我的书柜居然还没问过我,现在我连只笔都不知道去哪里找。

当然是有些腹诽的,但经过很长时间沟通后,依然无效。吾心已死。

而家里三间房间的门形成品字型,我的房门正对胖爷父母的,胖妈平时没事坐在床边盯着我看,最常问我的是:「妳心情不好吗?」

「没有啊。」好烦,又开始了。

「妳想家人吗?」

「还好,有一点。」完了,说错话了。

「为什幺?我们对妳这幺好,为什幺妳会想家呢?为何?」(以下重複一百次为何)

接着我有解释不完的理由,倒不是我说话不清楚,而是胖妈听不懂英文,又坚持要我解释清楚,等把胖妈哄得服服帖帖,我一天的耐心也用光了。

你以为这就算了吗?以下是另一种对话:

「妳心情不好吗?」

「没有啊,怎幺会。」我笑靥如花,企图以美貌迷惑胖妈。

「妳想家人吗?」

「没有,我在这里过得这幺好,怎幺会想家。」这答案太完美了,我这幺机智可惜我妈看不到!

「为什幺?妳家人在那幺远的地方,怎幺可能不会想?妳怎幺了?妳不爱你的家人吗?」(以下省略一百个妳怎幺了)

「吼,闭嘴啦!」这句话当然是中文,英文的话今天这本书就要改名《我的印度前男友》。

不谈胖妈三不五时的机智问答(?),说实话,她好像真的很喜欢我。穿了新衣服要给我评论,买了新包包要给我看,没事也要给我看,秉持着未来媳妇要竭尽所能地讨婆婆欢心的目的,我假装听得懂胖妈的话,其实我只会抓她话里行间的英文单字,配合她的表情手势来猜她的意思。大约是我天资聪颖加才智过人,十之八九都猜得对。但缺点是,从此她更爱敲我的房门找我聊天了(眼神死)。

当我找到工作要回台湾申请工作签证时,全家居然陷入愁云惨雾之中。那几天家里的气压都很低,拜託,我也只是回去一阵子而已,干嘛像中百亿乐透后却发现是上期彩券那样伤心?胖妈更扯,我要去机场前居然开始大哭,用力地抱着我,口里念着:「妳一定还要再回来哦!」您也太夸张了吧!

您以为我回去申请工作签证干嘛?快点放开我,我赶着去机场餐厅开荤吃肉呢!

书籍介绍

《嫁到印度当人妻:为爱忍下去!台湾太太的印度观察好吃惊&异国恋真心话》,英属维京群岛商高宝国际有限公司台湾分公司出版
.透过以上连结购书,《关键评论网》由此所得将全数捐赠儿福联盟。

作者:印度 NG人七

在印度这幺久,我对其他印度人完全无感,假如不是因为你,我不会愿意到那个要有热情才待得下去的国家,我既不是印度文化爱好者,也不喜欢瑜伽,更讨厌髒兮兮污染严重的地方。那里的一切种种,我都讨厌,但是我很喜欢你。所以我要嫁给你──印度NG人七

台湾女孩遇上印度男友,为了爱而毅然决然搬往印度生活,面对陌生的环境、截然不同的文化、印度大家庭的紧迫包围、让人头昏眼花的印度婚礼、令媳妇抓狂的庆典季、与印度公婆的相处磨合、在印度工作的酸甜苦辣……他从她的视野看台湾,她透过他的眼看印度。看似美丽梦幻的异国恋情,实际上却有着许多差异。超越想像的文化擦撞,绝对让人捧腹大笑。

Yes,It’s India.没错,这就是印度。

嫁到印度当人妻:水土不服也要为爱忍下去!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