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五年硅谷华裔打破职场上线机会空前

作者: 时间:2020-07-16电脑国际218人已围观

湾区工作人群中,近五成是亚裔。在科技公司之中,这一比例只高不低。

对于硅谷华裔来说,打好专业基础、在竞争激烈的大公司面试中脱颖而出、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是一条设想中近乎标配的硅谷上升之路。

然而行至半程,这路有时候就走不通了。大批的华裔开始有种束手束脚、处处碰壁的感觉——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玻璃天花板阻挡着大批华裔从执行层走向管理层。

公益组织AscendFoundation在2017年末发布的一项报告直接指出:在湾区,亚裔最容易被科技公司僱佣,却最不容易被公司提拔进入高级管理层。

蓬勃发展的硅谷少不了华裔,然而在最精彩的硅谷故事里,华裔往往是那些兢兢业业、任劳任怨的分母:优秀、可靠,却鲜有人能登上金字塔尖,和美国本土人士、犹太人甚至印度人同台竞技。

不少硅谷华裔戏谑地称自己为“码农”或“码工”。在外界看来,这个群体还没有树立起具有领导力、团队精神和长远思考、面向未来的形象。

一切本该如此吗?硅谷华裔从未放弃过自我反思、试图寻找突破口。而在未来五年,这个时机即将到来——随着亚洲崛起,具有中美两国文化技术背景的华裔人才有了自己的独特优势;正在到来的AI时代里,中国力量同样令人不可小觑。这两个方面的进步,分别从地域和技术层面为华裔在职场实现突破提供了契机。

在契机面前,我们又应该怎样把握呢?有什幺好的方法能帮助华人克服一直在我们面前的拦路石,更好地利用这两个契机呢?

记者在4月初参加了首届面向硅谷亚裔职场发展大会COMPASS2018。这次大会由AI职场平台Leap.ai主办,40多位各大公司的高管作为嘉宾出场,1500张门票早早售磬,在硅谷当地产生了巨大影响。

会后,记者採访了数十位与会亚裔高管嘉宾并梳理了他们的观点与经验,涵盖时代背景、AI崛起、职场软实力等多个方面,希望能帮助华裔读者全方位理解华裔的机会所在,并把握未来五年这一打破职场天花板的空前机遇。

地利天时的机遇:亚洲崛起和人工智慧技术的突破

“亚洲有用户,有用户就有大把机会!”Google购物部门产品总监SurojitChatterjee在刚刚举办的COMPASS2018上表示,相比成熟定型的美国市场,亚洲的市场潜力仍然巨大。

硅谷每家公司都不愿意也绝不可能放弃如此大的一块蛋糕:苹果在日本设立其在亚洲最大的AI产品研发中心;谷歌在新加坡、台湾接连投建数据中心,并计划在北京设立AI技术研究中心;Netflix在印度、新加坡开设办公室并投资,并持续加大投资和建设的力度。各大独角兽创业公司,如WeWork、Airbnb、Evernote也早早把亚洲市场的布局提到议程之上,作为战略布局来对待。

这对于在硅谷发展的华裔而言,是重大利好。亚洲市场的重要程度上升,也意味着增大对拥有跨文化背景人才的需求。

除此之外,对亚洲文化与市场的解读能力也会华裔带来独特的创业机遇。

以这两年兴起的移动支付浪潮为例,使用NFC技术的美国系移动支付发展缓慢,仍在混战中,Google刚宣布合併旗下的GoogleWallet和AndroidPay,决意与ApplePay再战三百回合。

反观中国,以微信支付、支付宝为代表的中国移动支付体系已经迅速完成了对中国市场的普及和抢滩登陆——2017年,中国的移动支付市场规模有9万亿美元,几乎是美国市场的90倍。

与此同时,中国经济高速发展,数量庞大、消费力惊人的中国游客群体让中国系移动支付迎来了出海的机会。

“中国、印度的移动支付比美国先进很多,在美国却鲜少有人意识到这一点,”ChuckHuang说道。他创立的CITCON通过与微信支付、支付宝合作,同时打通美国市场的商户端平台,在美国提供移动支付服务。

ChuckHuang认为,正是自己的华裔身份帮助自己发掘了移动支付领域的市场空白。“我们作为华裔能直观地感受到亚洲的发展速度,并把自己在亚洲得到的体会与观点带回美国,在美国市场开启新视角。”

从技术层面上来看,人工智慧在其历史上的第三次蓬勃发展,也在助推华裔走向更主流的技术管理和领军人物位置,这是天时。

2016年以来,AI已成为全世界风险投资资金最青睐的赛道之一。迄今为止,全球风险投资已经有超过320亿美金进入了这个领域,驱动超过2000家AI领域的创业公司在底层技术、机器学习平台及应用等方面进行创新。

“当前全球科技产业有数以百万计的AI相关岗位虚位以待。而华裔群体,无疑具有填补这个空缺的巨大潜力。”Leap.ai联合创始人、COMPASS2018主办者的YunkaiZhou表示。他与另一位创始人刘友忠(RichardLiu)此前都在Google担任高管和工程项目中的要职,正是因为希望能帮助在科技职场人士、尤其是华裔,在硅谷职场中找到整个群体的上升通道,才搭建了Leap.ai这个AI驱动的职场平台。

他的判断有着坚实的数据支撑。在华裔中,有着大量优质的AI学术人才。美国白宫2015年发布的《国家人工智慧研究与发展策略规划》显示,华人在深度学习领域的SCI论文数量已经超过美国人。

如果能够进一步完善学术界到工业界的对接,华裔在AI领域的优势地位将更加明显。

在AI工业界,已经有不少华人取得了顶尖成就。曾任百度首席科学家的顶级AI学者吴恩达、GoogleCloud的负责人李飞飞、微软研究院负责人沈向阳都是各自领域的领军人物。

Leap.ai联合创始人RichardLiu表示,“这些已经在AI领域打出名堂的华人创造了良好口碑,一定程度上有助于后来者进入这一领域,并实现职场突破。年轻华裔也应该看到这个领域的良好发展趋势,大胆乘势而上、填补空缺。”

未来五年硅谷华裔打破职场上线机会空前

COMPASS2018主办者、Leap.ai联合创始人RichardLiu

长久以来,在华裔留学生中,STEM专业佔主流,尤其是数据科学、AI、CS、机器学习等相关专业。“这些与AI技术紧密相关的专业塑造了华裔学生过硬的技术功底,这能帮助他们迅速适应AI时代、有所建树。”LinkedIn数据分析主管MikeLi说道。

另一方面,在科技巨头之外,AI技术的发展也将给硅谷华裔带来更多的创业机会。

“随着AI技术的繁盛,它的辐射广度和深度将日益增加。科技巨头们或许在某些AI议题上有所侧重,但不可能在每个领域都‘只手遮天’。对希望在AI领域创业的华裔们来说,机会只会越来越多,唯待细心发掘。”Snapchat高级工程总监RongYan表示。

清源创投合伙人、在AI投资领域有着丰富经验的XuhuiShao也认同这一观点。人类有避免风险的本能,不乐意将所有数据集中于一处储存管理,这意味着AI技术将进一步细分发展,“本身就是一个数据去中心化的过程”。

美国市场研究机构Technavio曾指出,未来五年可能是AI技术的“黄金五年”。在这波浪潮里,作为对这项技术有着深刻了解和储备的硅谷华裔们,应该準备好冲破种种桎梏,抓住机遇,走向浪潮之巅。

抓住机遇第一步,扫除绊脚石:语言能力不是障碍,要说对方听得懂的话

过去,硅谷华裔身上时常打着“沟通能力不足”的标籤。

面对沟通问题时,许多华裔的第一反应是,“我用的不是自己的母语,有时候想讲也讲不清楚。”有了这样的心理负担,许多华裔缺乏自信、张不开口,不敢参与工作中的讨论,工作之余也不参与到同事的日常交流之中,越发印证了外界对华裔沉默寡言、埋头工作、不善交流的刻板印象。

在COMPASS大会中,记者发现,新一代技术移民身上,语言的问题和印记已经越来越淡,许多台下观众参与提问和交流时的语言,都已经相当流利和自然。

然而,硅谷亚裔在职场沟通上遭遇的障碍,非语言本身,很可能源于对职场沟通的理解偏差,是技巧和经验的不足。

Leap.ai联合创始人RichardLiu“现身说法”,来纠正硅谷华裔中存在的此类“自我桎梏”。

他出身中国四川,说英语时带着强烈的“四川风味”。为此,初入职场时,他也曾羞于在大会上发言。随着职场历练,以及在他的经理ClaireJohnson的引导下,他认识到,英语的发音问题是他自己“强加给自己的一道心理障碍”。英语口音与语法的瑕疵,对交流有效性的影响着实有限。

突破心理关卡后,他开始敢于大胆与人交流。时至今日,他的“四川英语”风格一点不减,但这却并未影响他在Google一路向前,坐上总监位子。创业至今,他大胆自信地用英文演讲,时而还会接受美国媒体的採访和报道。

在COMPASS大会上,他毫无羞怯地用英语同年轻华裔们分享自己心路历程:标準的口音会给华裔在职场带来更多自信,但这份自信也同样可以通过别的方式练就。“在合适的时间、地点,对合适的人讲出具有质量的内容,才是最成功的沟通交流。”RichardLiu说。

有关职场沟通,Pinterest高级副总裁、工程总负责LiFan的故事令人更深刻地理解,正确的沟通到底是什幺。

未来五年硅谷华裔打破职场上线机会空前

Pinterest高级副总裁、工程总负责LiFan

LiFan就职于百度时,直接对百度总裁李彦宏彙报。用母语彙报工作,LiFan感到相当轻鬆自如。

在她準备第一次向李彦宏彙报工作前,她先向自己部门的副总裁彙报作为预演。没想到,她自己信心满满的彙报方案,竟被副总裁一口否决。

部门副总裁告诉LiFan,她的彙报方案中使用了太多晦涩的技术术语,缺少沟通策略和技巧,如果李彦宏听了,肯定不会为此感到兴奋。LiFan备受打击,但也因此获得启发——职场中的沟通交流能力远非局限于语言本身,如果缺少沟通的艺术,即便使用母语流利沟通,一样无法获得认同。

她用自己的故事告诉硅谷华裔,在职场中最怕自说自话,要学会分析什幺是“听众想听的”,更要讲听众“听得懂的”。

抓住机遇第二步:跳出从属思维模式,向上管理和发挥主动性

除了交流技巧以外,硅谷华裔所普遍欠缺的另一项“软实力”是“向上管理”(ManagingUp)的能力及意识。

所谓“向上管理”,即是下属对于领导的“管理”。习惯“敬老尊贤”、认为“以下犯上”是职场大忌的华裔,大多很难快速接受“向上管理”这一理念。但在硅谷职场,“向上管理”却是一项人人应该具备的工作能力。

很多硅谷华裔在工作中都遇见过这样的场景:自己努力工作,老闆却似乎视而不见;那个其他族裔的同事做的似乎不如自己多,但时常跑去找上级“求机遇”、“要帮助”,结果偏偏成了上级眼中的可塑之才。

不少华裔会说这是“会哭的孩子有奶吃”,甚至很多时候认为那是“拍马奉承”不屑于与之为伍。但这其实源自于华裔对于“向上管理”这一概念的不熟悉,也没有足够认知,更不知道该怎幺做。

前猎豹CTO、MemVerge创始人及总裁CharlesFan幽默地表示,华裔其实天生有“向上管理”的本能,因为我们从小就得学习怎幺“管理”固执的亚洲家长,到职场上只不过是需要换个“向上管理”的对象。

“向上管理”包括三个递进阶段:

1.同上级明确交流工作任务、明晰上级的内心所想和管理上级的预期并且

2.在项目发展不如预期时,向上级寻求资源帮助

3.“求奖励”,寻找升职、加薪

因此,“向上管理”不是“套近乎”和一味顺从的“跪舔”,而是一门下级在不逾矩的前提之下、在合理範围内对领导“发号施令”,从而实现提升公司运转效率、使资源利用率最大化、进而帮助自己职场成功的关键技能。

在鼓励自下至上反馈意见的硅谷职场,亚裔应该抛弃固有观念,将老闆、上级视作自己的资源,并同之建立“平级关係”(peer-levelrelationship)。

平级关係并不意味着要跟老闆“称兄道弟”。Intel技术销售部门总监DaweiFeng强调,员工不见得要和老闆成为朋友,但起码要和他建立平等的沟通机制。能讲一口流利中文的清源创投合伙人EricRosenblum也认为,华裔不应对自己的身份感到自卑或有所保留。在公司里不应该有国籍分别,员工和老闆的共同身份就是“努力一起把事情做好的人”。

另外一项在硅谷职场尤其被看重的特质是积极主动,这也是华裔较为不熟悉和不知道该如何做的领域,因为我们从小的教育模式更倾向于“听从”和把自己的分内事完成好。

宫力(LiGong)作为前Mozilla的主席及COO,从公司高层的视角上为大家指出为什幺这一潜质,尤其被硅谷的公司看重。

“科技公司越来越大,外界变化也越来越快,传统的由上至下模式不再适用。一个领导人不可能顾及到那幺多部门和变化。公司很自然就会转向由下至上的管理方式。”

大多数老闆手中掌握的资源和信息都远多于下级员工,思考层级也与下级员工不同,难以事无巨细地替他们打算和分配。如果员工能有这种主动性,关注创新和变化,承担起沟通任务、明确告知老闆如何安排自己的工作,并主动从老闆处要求资源和支持帮助,这样老闆反而节省精力,能思考整个团队的大方向,提高整体效率。

印度裔谷歌工程部门资深总监ChanduThota便表示,相比升职和加薪,“管理”上层所带来的锻炼和成长更为重要。

在“向上管理”的过程中,员工往往要站在上层的立场上进行思考,因此很可能开启平时难以触及的视角,并为今后的进步打好基础。他说,“或许你在‘向上管理’过程中获得的经验不会在当下作为即刻的回报出现,但在未来的发展之中,或许是下一份工作,也可能是你的创业过程中,一定能体会到好处。”

Intel销售总监DaweiFeng大方分享了自己寻求升职的经验。

他坦承,并没有通用的升职加薪公式。但可以肯定的是,每年的业绩考核窗口是提出相关要求的最佳时机,“要制定详细的计划,向你的领导展现你的才能和潜质,并坦承提出你的诉求。”

但是,晋陞路漫漫,CharlesFan指出,不要指望今天跑到老闆办公室“向上管理”一番,明天就能拿到升职机会。纵使没能晋陞,也要积极沟通、询问原因,为下次做得更好做準备。

更重要的是,他补充道,“向上管理”不能太功利,用的太勤快反而适得其反。他自己就曾有个下属,在每个一对一交流的机会都会和他提出涨薪、升职的要求。到后来,CharlesFan乾脆懒得再安排和这个下属见面了。

假如说在硅谷职场,硬实力决定职场下限,那幺软实力则决定职场、乃至整个职业生涯上限。

是金子总会发光,发扬积极主动精神,学会“向上管理”,华裔才能更频繁地进入上级视野,让这光芒早日为人称道。

抓住机遇第三步:向印度裔取经,机遇在创新和勇气中

在硅谷,华裔与印度裔的关係可以用“既生瑜,何生亮”来形容。两个族裔技术实力不相上下,但在硅谷的地位和话语权的差别,却常令硅谷华裔愤愤不平。

印度裔在硅谷的崛起,至少可溯源到上个世纪80年代。1982年,VinodKhosla创立了SunMicrosystems。这家公司带来了Java编程语言、Solaris操作系统等对硅谷乃至世界极为重要的产品。如今,印度裔科技公司创始人人数在美国超过了英国、中国和日本三个族裔的总和。

在COMPASS2018大会上,有一位印度裔演讲嘉宾RajatMonga,他和JeffDean在Google内部创建了TensorFlow这个目前在机器学习领域内绕不开的开源框架,成为了Google在AI领域发展的重要基石。

与之相对,华裔工程师数量庞大,科技公司创始人及高管的数量,却比印度裔逊色不少。

这之间的差距在哪?

答案可能就在于创新与勇气。

Leap.ai的RichardLiu在接受记者採访时直言,“硅谷华人敢于冒险的太少了!”在Richard看来,寻求职场发展的捷径是加入那些高速发展的公司,并与之一起成长;就算在企业内部,勇于承担风险、推动创新也是一个重要特质。然而太多亚裔、特别是华裔年轻人挤破头想进入互联网巨头,只为求得一份安稳的工作,进入职场后懈怠得也太早了。

在Facebook工程副总裁NingLi看来,这个道理非常简单——“只有不断创新、掌握新的技能,才有机会解决更新、更重要的问题。不然的话,就永远只能用重複的技能解决重複的问题。这样怎幺可能实现职业发展的飞跃呢?”

2009年,她在IBM研究中心已经工作了七年,还是一家创业公司的Facebook找到她,那时她已经工作和生活都进入相当稳定的阶段。

她说:“我完全是出于强烈的好奇心,想知道在这幺大规模的业务之下,他们是如何解决系统框架问题的?我也很想去试试,这过程肯定能帮我学到很多。”这种强烈的好奇心和学习慾望,带她在九年前坐上了Facebook这艘火箭,如今,她是Facebook的第一位女性工程副总裁。

时至今日,她依然坚持每六个月学习、锻炼一到两项对工作有益的新技能,并以此为挑选新项目的标準。

企业内部的机遇常蕴藏在风险与挑战中,而创新往往是抵达成功彼岸的终南捷径。云计算平台VMware的SVP和存储业务总经理、在硅谷技术圈声名斐然的YanbingLi的经历正说明了这一点。

未来五年硅谷华裔打破职场上线机会空前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