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拚第二硅谷,只要政府别挡路!

作者: 时间:2020-06-24掌机方面457人已围观

台湾拚第二硅谷,只要政府别挡路!

当深圳被封为「亚洲硅谷」、「硬体硅谷」,以色列自称中东硅谷,新加坡也有亚洲小硅谷之称,台湾其实也加入「全球第二硅谷」宝座争夺战。

总统蔡英文选前就提出亚洲硅谷政策,上任后,国发会立刻通过「亚洲.硅谷」方案,提列 113 亿预算,是政府未来 8 年最重要的产业经济政策之一。

曾经,深圳是台湾的製造后院,是昔日山寨之王联发科的下游,但深圳近年的创新能力已在国际舞台上发光发热,全球最大通讯设备製造、全球市占第三的手机製造商华为,全球消费级无人机龙头大疆、亚洲市值最高企业腾讯、研发出全球最轻薄的柔性面板的柔宇,都是深圳从山寨往创新转型的成绩单。

深圳人均 GDP 在 2013 年超越台湾,财政收入于去年超过台湾,是台湾的 1.64 倍。而研发经费占 GDP 的比重为 4.1%,全球排名第三,高于台湾的 3.05%。

重视研发和创新,让苹果和英特尔等国际大厂相继到深圳设研发中心,深圳被外界点名有望成为下一个硅谷,台湾可从深圳的转型经验中学到什幺?

最不共产党城市,採自由竞争淘汰

乍看之下,深圳的成功是政府执行计画经济引导的结果,事实上,根据高盛高华研究报告指出,深圳可能是「北上广深」4 个中国一线城市中,最不「共产党」的一个。

深圳有 94% 的研发支出来自民营企业,高于全中国平均 19 个百分点,更是北京的 2.5 倍。深圳政府的政府支出占深圳 GDP 的比重也远低于北京和上海。

除早期几家国企色彩较浓的企业,如华大基因和华为,深圳政府有出手支持,近十年崛起的新兴企业,几乎都和政府的关係甚少。大疆副总裁徐华滨说:「我们大疆在发展的过程当中,和政府的关联很少,至多办活动他们会来挂名。」

立法委员许毓仁本身也是创业家,评论「亚洲.硅谷」时便指出,无论是人才或新创,台湾现在最需要的是别挡路的政府,让新创自由发展,而非扶植。

亚洲.硅谷计画执行中心执行长龚明鑫接受本刊专访时表示,此计画最重要目标是连结硅谷资金和人才,建立有利创新的环境,而非直接把台湾变成另一个硅谷。

龚明鑫点名发展物联网将是台湾机会,台湾优势是精密工业和高品质製造,「中国不是很精準,他们很粗放,我们精準。」

富士康前副总裁程天纵也认为,未来台湾需要加强升级关键零组件的技术,和对岸做出区隔,这将会是台湾和深圳很好的合作模式。

「我们没有把深圳当成敌人,物联网市场越做越大,没人可独占。」龚明鑫认为,在物联网约新台币 86 兆 4 千亿元的大饼中,台湾至少可抢下新台币 5 兆到 10 兆元的市场。

30 年前,许多在美国留学的台湾人,带着硅谷经验回台创立半导体和科技产业,并且和硅谷公司如惠普、微软和英特尔互通有无,养出了如台积电等撑起台湾经济半边天的企业。

台湾的科技业起飞了,但去硅谷的人也变少了,硅谷经验和台湾逐渐产生断裂。深圳崇尚放手和鼓励创新的小政府主义,或是台湾力拚成为硅谷第二时,可学习的地方。

相关文章